一隻燕子旋入簷下,振翅音比木落蕭瑟,卻比雨聲遙遠——

【百題】No.12 〈香蕉船〉

 
No.12 〈香蕉船〉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2/05/03 初稿

 
  該如何形容夏季的陽光呢?單單「熾熱」一詞仍無法貼切表現,尤其在這個位於島國南方的城市。五月起便直線攀升的溫度在七月時達到了高峰,就連颳起的風也帶著灼燒的溫度,只剩下難得的雨日能帶來些許涼意。

  兩個月暑日長假,馮宣名只想在他陰涼的租屋處,用開到最強的電扇風和便宜紅茶店的冷飲消磨一整個上午。作為一個經濟拮据、必須節儉度日的高中生,他只求這一點平凡的享受。

  然而現況往往是殘酷的。

  上午十點,戶外毒辣的陽光簡直能將人活活曬乾。為了避開強烈的日曬,馮宣名領著隨行的少女悠黎恩行走在騎樓下,兩人手上皆提了一把傘。陰影處雖然涼快許多,悶熱的感覺依然逼出了些許汗水。

  他們的目的地偏偏位在公車站牌一段距離之外,下公車後步行了一段路,現在還差兩個街口得過。途經便利超商時,馮宣名真想進去踅一趟吹幾分鐘的免費冷氣,因一心想著在約定時間內趕到而作罷。

  稍微緩下腳步,馮宣名掏出手帕擦汗,發現跟著他慢下步調的嬌小少女仍然面不改色。

  「妳不熱嗎?」他忍不住問。

  「還在可以忍受的程度。」悠黎恩淡定回答。「這個世界的衣物比預想的還要透風。」

  出門之前,悠黎恩同意換下她所謂樓穆伊的貴族服裝,換上現世的普通衣著,以免行在大街上引來路人側目。感謝巽九燁願意伸出援手,提供了一些舊衣服讓悠黎恩勉強湊合著穿,異世界少女的形象至少不再和現世格格不入。

  此刻聽到悠黎恩對現世衣服的正面評價,馮宣名心中隱隱有些得意。

  悠黎恩原本的紫色短靴沒換掉,但和巽九燁給的短裙和白襯衫十分搭配。體會到入境隨俗的感覺,穿著舊衣的少女心情似乎也不壞。然而變換成普通髮型一事,她卻始終不肯妥協,認為解開髮辮後的外貌有失階級身分。

  為了留有充裕時間尋找從未到過的約定地點,趕著出門的馮宣名只能放棄繼續在這件事上磨蹭下去。抵達目的地之後,可有著更多必須面對的事情足夠他擔憂。

  回顧遇上悠黎恩後這一星期的日子,魔法、示現師、異世界,不論是悠黎恩還是巽九燁等人的存在,都跳脫馮宣名認知的現實世界規則。雖然一開始也懷疑,他會不會是在休業式之後在操場上中暑昏迷,因而做了這個漫長且超現實的夢?但是抬起頭來,清朗天空下那炫目刺眼的陽光,扎疼眼睛的感覺真實無比。

  「這個城市的氣候,一直以來都是如此炎熱?」

  這個世界的事物對悠黎恩而言依然新鮮,但她鮮少提出疑問,只靠自己默默觀察來理解。現在則是順著馮宣名開啟的話題而問道。

  「現在是夏季啊。再過幾個月,進入秋天後就會涼一點了。」馮宣名再度加快腳步,也不禁好奇問道:「妳的國家沒這麼熱嗎?」

  「斐修特位於沙漠地域,日夜溫差大。白晝氣溫也是這般炎熱。」悠黎恩依然以淡漠語調說著:「但是沒有像電風扇那樣能製造風的東西存在。魔法能招來風息,但是不會作為使環境涼爽之用。」
  
  馮宣名想到悠黎恩初次見到房裡那台二手電風扇時,睜大眼睛驚訝得無法言語的表情,在她所屬的世界果然沒有現世的科技。就連看到按壓幾下就能夠書寫的自動鉛筆,這種日常生活中再普通不過的事物,悠黎恩也是不可思議地讚嘆設計之精巧。

  但是現在見到川流的車輛和大廈高樓時沒有特別的反應,走在大街上也不會對甚麼都感新鮮似地東張西望,大概悠黎恩已經習慣了這個城市的景象吧。

  「這麼說來,妳沒看過電視和電腦吧?」馮宣名問。

  「那是什麼?」

  「唔……有機會的話讓妳看看吧。」

  馮宣名的宿舍裡沒有這兩樣東西,日常生活中缺乏書本以外的生活娛樂。現在手邊不可能找到實物,就算解釋了,悠黎恩也沒辦法憑空想像,不如以後再詳細說明。他心想悠黎恩見到狹小螢幕中不斷切換的影像,大概會露出更吃驚的表情吧。

  「啊,到了。」

  他們拐進目的地所在的小巷。幽靜巷道內,一處紅磚瓦壁上掛著一只不起眼的月牙招牌。小巷中無風,新月卻不停緩速旋轉。馮宣名對照了一下巽九燁給的名片,確認名片上的數字和斑駁門牌上的相同,才放心推開雕花木門。

  清脆迎客鈴響起。一名服務生打扮的女性親切招呼,馮宣名跟著點點頭,猜想對方應該就是巽九燁口中的店長卡拉。這間名為「旋轉月牙」的咖啡店,空間比他想像的還要寬敞。店內空氣十分乾爽舒適,和外頭的炎熱根本分屬兩個世界。

  看樣子是早到了,店裡不見九燁和曜時朗的身影。卡拉示意他們隨便找個位置坐下。馮宣名本想找個安靜的角落,閉目養神調整一下心情,以面對接下來可能得面對的許多事。但悠黎恩先一步挑選了靠窗的寬敞沙發座位。

  「選擇那麼狹窄的位置,雷平,你要九燁小姐和曜時朗先生往哪兒坐?」

  清凜的聲音響起,深邃紫眸直視著馮宣名。被喚住的少年內心嘆了口氣,抬起雙手表示投降,慢慢地踱了過去,保持了一點距離在聲音主人身邊坐下。

  軟硬適中的沙發坐起來十分舒適,連悠黎恩都放鬆了拘謹的坐姿,好奇地拿起雜誌架上的各種刊物開始翻閱。不論是否看得懂,中國文字很能吸引她的注意。

  也想趁著對方到來前放鬆一下,可惜馮宣名現在沒有這種閒情逸致。

  召喚出悠黎恩後已然經過一個星期,馮宣名勉強接受讓少女呼喚他為「雷平」,以及習慣她一板一眼的說話口吻,卻仍然無法對抗那雙深紫色瞳眸直視時給予的壓迫感。

  除了過人的體術和自動收放的電擊,光從外表來判斷,悠黎恩分明是個長相清秀、個子不高的普通少女。此刻換上了時下流行的衣裝,只要忽略瞳孔顏色,稍微深邃的五官輪廓,讓她看起來就像個中外混血兒。
  
  只要忽略異於常人瞳孔的顏色。

  或者是,別直視悠黎恩深紫色的眼睛。召喚出悠黎恩的那一刻,和悠黎恩凝視彼此的感覺,經過一星期時間後依然鮮明如昨。雷電馳騁的魔法陣中翩然降臨的悠黎恩,那雙眼所散發不可忤逆的威儀,令他瞬間感到深刻的顫慄。

  不清楚前些日子替他擊退敵人的九燁或曜時朗,面對悠黎恩時是否和他一樣感到壓迫。想到自稱示現師的同齡少女和外國大叔兩人,以及跟隨在示現師少女身邊能人語的黑色妖貓,揉了揉太陽穴,馮宣名突然好懷念一個星期前的平凡日常。

  「雷平,在想什麼呢?」

  悠黎恩的聲音打斷了馮宣名的思緒。
  
  「沒什麼。」他敷衍。

  「緊張?還是困惑?」

  馮宣名皺了一下眉頭。他差點忘了,悠黎恩能夠或多或少感應到他的心情變化。也許這份感應並不精準,但像這樣被猜測的感覺並不好受。

  似乎感受到他轉為不快的情緒,悠黎恩避過眼神,沒追問馮宣名的答案。彼此之間再度陷入沉默。
  
  「吶、吶,你們兩位想喝點飲料或吃些甜點嗎?」

  卡拉前來斟了兩杯水,帶著一份菜單笑臉吟吟地向馮宣名問道。小巷子裡的生意似乎很不好做,店內依然只有他和悠黎恩兩位客人。

  「曜時朗說他有些事耽擱,交代我先招待你們點心吃。」
  
  馮宣名正想婉拒對方的好意,悠黎恩卻已經接下了菜單,一頁一頁興致勃勃地看著上頭精美的彩色圖片。

  「雷平,這是什麼?」悠黎恩指著其中一張圖片問道。

  「聖代,一種冰淇淋甜點。」

  「冰淇淋?」悠黎恩轉頭看他,露出期待解釋的眼神。

  「該怎麼說呢……就是一種冷凍奶製的甜食,然後加上水果、奶油、脆笛酥,再淋上一些巧克力醬或糖漿。」馮宣名一邊指著圖片中聖代上的裝飾一邊說明,「吃起來冰冰涼涼,有消暑的作用。」

  「啊,是『糖酪』對吧?淋在水果上的奶製甜漿,口感冰涼。」悠黎恩恍然大悟,「真是厲害。在平民的店裡竟然能夠吃到皇室甜點。」

  馮宣名聽得一頭霧水。心想「糖酪」大概是異世界特有的甜點,就算悠黎恩對冰淇淋或聖代的認知錯誤,他也無從糾正。不過聽起來,至少「甜」以及「吃起來冰涼」這兩個主要特徵是契合的。

  悠黎恩繼續翻閱菜單。她對裝飾得色彩繽紛的冰淇淋甜點類,顯然比飲品來得感興趣。

  「那麼,這個?」

  「香蕉船。」馮宣名回答,「也是聖代的一種啦。聖代有很多種口味,妳剛才指的是巧克力口味。香蕉船,顧名思義就是以香蕉為主,加上其它水果排列成船的形狀。」

  「原來如此。」

  馮宣名瞄了一眼菜單,上頭還有「熱牛奶糖聖代」、「海龜聖代」等等他從沒聽過的名稱,要是悠黎恩對每一種都抱持強烈好奇心,就得請店長來幫忙說明了。

  讓馮宣名更為擔心的是這些甜點的價位。菜單上沒有任何數字標記,但絕對每一樣都超出他一日生活預算。
  
  「那麼,就這個。」悠黎恩指著香蕉船圖片,喚來正在吧檯忙碌的卡拉,「請給我一份。」

  「喂妳真的要點嗎?」馮宣名出聲想要制止。「這個並不……」

  既不想讓曜時朗破費,也不願意預算超支。少女卻在他恍神時擅自做了決定。

  「呃、不好嗎?雷平。」悠黎恩困惑地盯著他,「我從未嚐試這種甜點。你覺得這不好吃嗎?」

  「不是這個問題……」

  店長站在一旁,馮宣名說不出「我沒那麼多錢付帳」這種話。曜時朗傳來請客的吩咐,加上悠黎恩似乎很期待這種在故鄉也未嘗試過的滋味,他實在拉不下臉拒絕。

  「唉……好吧。就這麼一次喔。」

  避開悠黎恩的目光,馮宣名嘆口氣。只希望等會兒負責買單的曜時朗,別因為占了這一份人情而處處刁難。
 

Comment

post
Comment form
凜宇

凜宇

Storyteller:凜宇

喚作凜宇、凜凜,或以彼此存有默契的稱呼。嗜寫字,喜愛藍色甚至偏執的程度。
難以既有的語彙真切描述一個人。但藉由那些不斷言說的故事,或瑣細流於囈語的文字,也許能夠理解凜宇和她擁抱的世界;始終無法割捨的,已然成為她的全部。

足印
長廊彼端
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

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